吴京就是最卡哇的!

搞京第一人,all京就是坠吊的,wb(🅿️)我真的很喜欢吴京,叫我九精就好

【玫瑰园聚会24h】生日party

■吴家大院众人祝京包子■


     生日快乐——!!🎉


生日当然要办一个大Party,虽然觉得成人的派对十分无聊,但是是大佬办的,那肯定都是最好的,不喜欢也得喜欢。

 

这几天手下小心翼翼好像在躲藏,他们都鬼鬼祟祟的,闯祸了?本来今天是要让我去砸场子的,莫名其妙又取消了,阿亨笑的很开心像是有什么喜事,推着我往商场里走,说是大佬给我的任务,去买些新衣服穿,嘴里叼着冰棍不明所以的走在大街上,脑子总是转不过来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老大要我去买新衣服,或许是新的奖励?想着想着被推进商场,习惯性的朝那些看起来花花绿绿的店里走却被阿亨一把拽住斗篷往后扯,不满回眸恶狠狠瞪了一眼人问他搞什么,得到的回复却是“走错店了”。

 

走错店了?狐疑的看人跟他后头去了一家装修辉煌的高档服装店,我很少来这种服装店,正式的西装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即不适合打架也不拉风,穿起来感觉整个人被衣服紧紧束缚住,难受的很。可出于这是大佬要我完成的任务,还是勉强穿一下吧。

 

扣好扣子有些变扭的走在阿亨后面来到大酒店,不知是不是尺寸测量的问题,总觉得大腿肌肉被布料紧绷勾勒出身型被来往的姑娘的笑,红着脸把小弟拉过来挡在两旁轻咳几声。恍惚间看到大佬拿着酒杯笑意盎然走了过来抬手扶住我肩膀,指腹轻轻摩擦布料甚至带起了些皱褶,紧接着他让所有人安静下来抬起酒杯发言。

 

今天是我的双花红棍,也是我看作是儿子一样的培养长大的骆天虹的生日,让我们祝他生日快乐!

 

感觉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身上,一向张牙舞爪的自己现在如同被拔了牙齿和指甲的小猫乖顺低下脑袋不发出一点声音,有人在欢呼有人在呐喊,甚至有人把酒杯递上来示意我喝,可是我不喜欢,我更喜欢喝七喜,望着笑的开心的大佬和狂欢的人群,我只觉格格不入想要逃离。实在是吃不习惯甜腻蛋糕和西餐,在Party快要结束的时候偷偷把阿亨拽了出去。

 

要不要一起出去吃猪扒饭?这些西餐好难吃,肉嚼不动还带血就算了,怎么那么多草?

 

撅嘴不满抱怨抬眸是阿亨无奈的笑颜。好好好,今天你是寿星听你的,不过你说的没错,西餐真的很难吃。换下难受紧身的西装裤和衬衫,套上T恤衫和灰色运动裤就再次拽着人来到经常吃的饭馆,点了杯冰柠七喜和传统猪扒饭,诱人香气扑面而来忍不住大快朵颐,吃饱喝足满意的摸了摸有些鼓起来的肚子露出难得灿烂的微笑。

 

蛋糕Party有什么意思?过生日还得是吃猪扒饭嘛。

 

热心市民骆先生如此说道,可以说是完全忽略了发现人失踪而焦急万分的连浩龙老大呢。

雇佣兵头头天养生不为人知的癖好(?)

ps:卷毛是邱刚敖

噩梦。

骆天虹视角


不要,不要,阿亨、阿亨!


从梦中惊醒冷汗从额头滑落至下巴,脸色煞白止不住颤抖,双手紧攥被子呼吸急促,自己又一次梦见,梦见那个晚上,去警察局捉人那个晚上。阿亨被射中大腿跑不了,故意举起双手投降给自己空出逃跑时间。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警察会不会对他好点,监狱的生活一定很难熬很痛苦,一切都是为了我…直至布料被撕扯开来发出声响才从思绪中清醒,沉默的看向被汗水浸湿还在微微颤抖的掌心,我不愿再想下去,只希望阿亨一切都好。


掀开被子冷风拂过脸庞睡意全无,长呼一口气平稳呼吸起身穿上拖鞋在房间里晃悠,今天天上并没有星星,月亮都暗了许多,孤身一人走在花园里散步试图缓和焦躁的内心。冬天的寒风钻进骨头里,自己仅仅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就出来散步,没多久就打了好几个喷嚏咳嗽不止。


第二天果然感冒了,食欲也因为焦虑慢慢消散了,甚至看见自己曾经最喜欢的猪扒也毫无胃口撅了撅嘴攥紧毛毯包裹身体感受温暖,就这样浑浑噩噩度过了一周大佬才发现不对。将我叫到他办公室里问话,询问我到底怎么了,连续一周不吃东西肯定不是感冒引起的。


咬唇垂眸不敢去看连浩龙的脸,支支吾吾半晌才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眼泪还止不住往下掉落,大佬也愣住了,回过神后将自己抱在怀里轻拍背部哄孩子似的说道。


阿亨那么厉害,一定会没事的,天虹不哭。


将脸埋他肩上猛然想起了小时候和阿亨打架,没打过哭哭唧唧找大佬打小报告也是这样,小脑袋埋在大佬结实的臂膀里,边哭边嚷嚷阿亨是坏蛋,阿亨在旁边束手无策疯狂道歉。


多好啊,阿亨,我好想你,你也想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