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就是最卡哇的!

搞京第一人,all京就是坠吊的,wb(🅿️)我真的很喜欢吴京,叫我九精就好

【玫瑰园聚会24h】家?

■吴家大院众人祝京包子■


     生日快乐——!!🎉


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的生日是哪一天,我从没有盼望过生日这种东西,能吃饱饭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礼物。

 

可是大佬不一样,他好像很乐于举办生日Party,而且很喜欢小孩子,对待小朋友都是和蔼可亲包括年幼时的我,他总会用手抚摸我的脑袋如同安抚一条爱犬,我很喜欢这样,我会用手去蹭他的手心,完全出于下意识的动作。大佬曾经问过我关于的事情,我的回复是唔知,他皱眉头思索了片刻又舒展笑颜对我说。

 

那就定在你加入我的那一天,怎么样?

 

4月3日吗…也好,被大佬从地狱里救出来好像也算是获得了新生,也算得上是生日。

 

果不其然时间一到大佬就举办了一场盛大的Party,那天好多人都来了,不大擅长交际只好缩在角落愣愣的看着人来人往,捂住耳朵不想去听刺耳笑声和玻璃碰撞声。寿星躲在角落里看着宾客欢闹,多么讽刺,但是现在只想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我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那种味道让我想吐,我也不喜欢和别人说话,和没意思的人打交道很无聊,我不知道大佬是怎么微笑着强忍下去的,要是是我,那个在一旁高谈阔论的人肯定已经没了声音倒在地上抽搐。想着想着下意识摸索腰间小刀,却感觉到空空如也猛然想起大佬怕自己做出什么坏事把小刀收掉了,闷闷蜷缩成一团噘着嘴冷眼看着大佬同其他人谈笑碰杯饮尽高脚杯中价格不菲的红酒。

 

好无聊,想打架,想杀人,或者现在就把蛋糕吃了也不错。

 

眼神快速扫过一旁的巨型蛋糕咽了咽口水,香甜的气息在鼻尖环绕久久没有散去,甜食,多么美好而神圣的存在,要是再配上点鸡蛋仔就好了……生日派对的气氛推到了高潮,大佬把我从角落里拉出来然后蒙上眼睛,顺带交给我一根棍子,似乎是要让我干什么。

 

现在——阿jet,有个巨大的独角兽在你面前,里面都是慢慢的惊喜,砸碎它!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偷偷拉下眼罩看看,确实是一个巨大的独角兽,挂在半空中时不时落下几颗糖果,惊喜,我确实很喜欢惊喜,于是舔舔干涩嘴唇双手握住比自己胳膊还粗的棍子狠狠一挥,彭!我知道我中了,一堆物品跌落下来和人群们欢呼的声音让我更加肯定这个事实。小心翼翼摘下眼罩印入眼帘的是成堆的糖果,和塑封小蛋糕,惊喜的看了一眼大佬心里是止不住的激动和愉悦,花花绿绿的糖果刺激大脑总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一样。

 

大佬弯眸笑了笑,和平时一样抚摸我的头发,并把一个精致的礼盒递到我面前,礼盒很漂亮白色的包装纸上面绑了根红色的丝带,我决定好好收藏它们于是撕开的十分小心翼翼,印入眼帘的是一把精致的不能再精致的小刀,纯白色的刀鞘上刻满花纹,内部还刻上了阿杰两字。浑身颤抖不敢相信的抬眸望着人,又望了望人群,我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只有在梦里才会那么幸福,但我掐了自己一下,很疼,是真的。

 

说话说不清楚只记得自己一下子扑进大佬怀里,大佬笑的更开心了,嘴里还喃喃着什么。

 

他说的是。生日快乐,阿jet,欢迎回家。

【玫瑰园聚会24h】Meet Again


马军,马军,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吗?


酒吧里灯光昏暗烟雾缭绕,大佬悠然自得的坐在皮质沙发上抽着雪茄,表情缓和看不出任何一丝愤怒或者是不满。刺入耳膜的是一阵阵尖利凄惨的叫声,弯眸笑笑瞥见掉落在一旁的手枪,开口嘲讽一般的反问。


枪都掉了,怎么杀人?


没有答复,不可能有答复,如果硬要说有答应回应的是陈国忠的喘息和叫骂。垂眸看着他匍匐在地上攀爬,模样可以和丧尸媲美,抬脚跟随上人的步伐缓慢走动踩在较为昂贵的地毯上,尽管那上面已经沾满鲜血彻底报废了。路过台阶抬脚用鞋尖轻踹人腰侧将他踢下台阶,人抽搐几下显然是因为扯到伤口疼的无法动弹。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陈国忠攀爬到大佬脚旁样子十分屈辱,大佬悠闲拿出手机开始给人打电话,好像是马军?一手端着电话夹在肩膀和脸之间,另一只手紧紧攥住陈国忠手掌插着的匕首转动。那一定很疼,哀嚎声在房间里回荡。


大佬打完电话抬眸给自己一个眼神,立马读懂朝他恭敬的点点头。


我去下去等他。


马军,马军,我们又见面了啊。

雇佣兵头头天养生不为人知的癖好(?)

ps:卷毛是邱刚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