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就是最卡哇的!

搞京第一人,all京就是坠吊的,wb(🅿️)我真的很喜欢吴京,叫我九精就好

𝘿𝙧𝙚𝙚𝙢

天养生视角。


要死一起死?


我曾经做过一个噩梦,梦见养恩养志就这样死在我面前,脸上是温热一片,血液甚至溅到了眼睛里疼的睁不开,惶恐与惊慌之间垂眸瞧见手上是鲜红一片。我看着养义倒下,在我面前倒下嘴里好像说了什么,随后是一阵腹部真实的疼痛感,他将一把刀插在颈脖处一抹,然后将我推入海里,就像老五被射击掉落一样。


窒息的感觉包围着我,我感觉到听觉与生命在一点点流失,喘不上来气真的很难受,张嘴想要呼喊些什么却被河水淹没冲刷最终消失不见变成几串气泡漂浮至水面破裂。


我即将死去,我深知这一点,视线越来越模糊冰凉刺骨的水流几乎将我穿透,我在向下坠,一点一点的往下沉溺。勉强扯了扯嘴角望着越来越远的水平面,水流在将我往下压,我感觉的到,连河水也想要让我去死。


也许我真的是个混蛋,所有人都想杀了我,那这样是否也是了却了谁的一桩心愿?惊醒满脸煞白的坐在床上流冷汗,发丝被打湿紧贴在皮肤上,双手捂住面庞喘息声加重呼吸被打乱咳嗽好几声,其他人也被吵醒连忙起床看发生了什么,养义拍拍背部帮自己顺气,养志连忙跑下床倒了杯水给自己,养恩看自己脸色不对张开双臂环绕抱住自己,温暖在怀中散发开来平稳内心回抱住她。


大哥没事,大哥没事。


4个人依偎在一张床上度过夜晚,迷迷糊糊当中听见养义说什么,大哥别怕,我们爱你,我们都在。


直到玻璃刺入皮肤疼痛刺激脖颈神经的时候我才猛然想起来养义对我说了什么。他说,大哥,要死一起死,我们爱你。

亡命鸳鸯。

天养生视角。第一人称


我就这样看着老六倒在我们面前,死前还尖叫着什么,或许是让我们快跑吧。这样的场面显然是一个人都没有想到过的,突然出现的警察肯定不是巧合,明明这个码头早已经废弃不可能有人来,我们这是被背叛了?虽然早就知道警察都是蠢货,黑警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但从未想到过自己会被背叛。


枪声在耳边不断响起,我看见源源不断的武装警察涌了过来,连忙焦急的想把老六拖回船上没准还有救,可是子弹像是有定位一般,精准的击打在老六的身上。养义还想去拉扯,子弹划过他肩头露出狰狞的血肉,再不走他的命也会搭在这里,虽然不忍但双手架住人的肩膀往后扯试图带他走。别太倔强了,养义,快走。这是我想说但没说出口的,我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倔强,因为天家军都是过命的兄弟。


后来老五也倒在了我们的面前,一颗子弹穿透正在上船的他。惯性带着老五坠入水中消失在水面,伸手想要去抓却已经来不及,子弹扫过手背火辣辣的疼,可是已经顾不上了。气急败坏的拍打船声哀嚎着老五。


没了,一切都没了,明明老五最怕水啊。



后来船开了一半逃过了警察的围剿,我能看见他们脸上恼怒的神色,都想将我们置于死地,咬碎我们的骨头喝我们的血那般。养恩曾经神神叨叨的跟我说人在悲伤至极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现在我同意这个观点。我不能哭,弟弟妹妹都还在,我这个做大哥的要忍住。


黑夜中没有任何一颗星星,船摇摇晃晃的在水面上漂浮。养义脸上是懊恼和痛苦的神色,他的脸惨白余光瞥见肩头那片鲜红。将最里面的衣服脱下塞他嘴里然后做了些处理,用布条绑住伤口无奈叹气。他握住我的手,眼睛里是湿漉漉的一片如同落水狗。


他问我。大哥,我们还会回来吗


回来啊,肯定回来,我要为我死去的三个兄弟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