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就是最卡哇的!

搞京第一人,all京就是坠吊的,wb(🅿️)我真的很喜欢吴京,叫我九精就好

提问箱

看到伍千里有自己的提问箱那我们也得有,放下一个天养生提问箱,可以问他关于天家军或者是关于他关于cp向的问题,都会有回复。


中元节(一)

*关于两个太空阿飘的故事。


刘培强再一次醒来时周围是浩瀚的银河还有星星点点的尘埃,大概是大爆炸留下来的碎屑吧。他无法用口头描述这副场景所带给他的震撼,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好似无边太空中的一根羽毛,漫无目的随着惯性移动。


他死了,他肯定已经死了,经过那样一次爆炸没有人会存活下来,滚烫的火焰把他吞噬,强烈的气波将肉体撕成碎片,疼痛好似就发生在上一秒,那一刻在想什么呢,刘培强回忆着,好像是在想远在地球上的儿子吧。


刘启,他的儿子,他所最亏欠的,最对不起的人。


刘培强重新闭上双眼,没有任何的动作,仿佛想要保持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刺骨的寒冷,没有痛苦的高压,没有缺氧的窒息,什么都没有,刘培强在想自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浩瀚银河中的一个碎片?一个不重要的灵魂?某种意义上,他是不是也变成一颗星星了?


至少,地球还在,他们都活的很好,自己的任务,也完成了吧?刘培强勉强扯出一抹笑容,然后继续,飘啊,飘啊,飘啊…


不知道为什么刘培强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流浪地球计划开启的第一天起,就回不去了”


而就在刘培强的不远处,又有一双眼睛正缓慢的睁开。


独孤月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他妈不是和π+一起go die了吗?怎么现在好像什么东西都没发生过呢…那自己不是白死了吗?马蓝星看见自己那么帅的一幕了吗?哭了吗?是不是心动了?全国人民是不是都被自己潇洒英姿打动了?


独孤月下意识回头一看,地球安然无恙,幸好幸好,心中莫名是一阵的落寞,之前站在月球上看地球,那是小小的一颗星球,现在难得离的这样近,母亲,他的母星,他最思念的人所在的地方,好像心都靠近了些。


刚子是不是已经落地了?独孤月脑袋里莫名其妙浮现出刚子站在辽阔无垠的大草原上,身边趴着一堆妖娆的母袋鼠…去去去,真辣眼睛,不过,它能生活的开心,对于独孤月来说也是最好的慰藉了。


独孤月其实不太相信神啊鬼啊这种东西的,但自己确实是变成了外太空的一只孤魂野鬼,他妈的,死了还要这么孤独,当太空和地球的中间鬼是吧,他有些不信邪的划拉划拉双手,然后惊奇的发现自己能四处乱飘了,有点像在飞,独孤月想。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还是那副模样,银河漫边无际,身边是一块一块的π碎片,独孤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身体穿过这些石头,毫无知觉。没有任何人,任何声音的太空,一点也不美,想着想着独孤月突然感觉有什么时候东西飘过自己眼前,带着一丝熟悉的气息,猛然回头看见闭上双眼四处游荡的刘培强鬼魂,他想都没想就尖叫出了声音。


“哎呀妈呀鬼呀!!!”


刘培强被巨响惊醒,惶恐的睁眼望向声音来源,又一个鬼…?不对,这里怎么能传播声音…独孤月脸上惊讶神色不比刘培强的少,他一手指着刘培强眼睛睁大脸都被吓的煞白,哦不,好像本来就是白的。


“你是…?”“我我,呃,嗨朋友,你也是来太空旅游哒?”“???”


刘培强感觉一头雾水,他第一次觉得人与人沟通多么艰难,他上下打量眼前的人几眼,真是看起来就不太靠谱啊,不过既然遇上了也算是缘分,在无边界的银河里搭个伴做朋友也好,虽然不知道会流浪多久就是了。


独孤月心里仿佛奔过了几万只金刚鼠,眼前的人,哦不,鬼。虽然形态模糊但也能勉强看出样貌来,圆润娃娃脸搭上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即使是灵魂也抵挡不住他身上浓浓的年长者温润气息,独孤月甚至一时间猜不透他的年龄。


怎么比马蓝星的心思还难猜呢。


周围又一次陷入安静的沉默(虽然本来就没什么声音过),刘培强发现死了的自己居然还能感受到尴尬的气氛,独孤月发现自己的话痨技能居然失效了,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你好,我是刘培强,你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犹豫思索很久后,刘培强终于开口,独孤月张开嘴又闭上,半晌才发出些声儿来,“我是独孤月,月盾计划维修部门的人,至于为什么在这儿…我也不想在这儿啊!是他们把我落下了!!”,不回忆还好,独孤月简直是越想越气,刘培强被他这副愤愤模样吓一跳,心想着自己是不是说错话戳他痛点了,不过月盾计划…是什么东西?


独孤月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过完了嘴瘾,抬眸扫一眼刘培强开口询问道,“你呢?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刘培强沉默片刻不知从何说起,有些意味深长的转头看了一眼地球,“我,我是宇航员,流浪地球计划的领航员”

搞点拉郎

我一定要写独孤月和刘培强,我痛死了这俩冷血b…虽然我因为马蓝星这个官配磕生磕死泪洒电影院,我还是要搞搞独孤月和刘培强的拉郎,痛死我了,“我不想变成星星,因为那样就离我想的人太远了”“如果你想爸爸了,就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

七夕

————


𝗔𝗕𝗢𝗨𝗧 𝗦𝗨𝗠𝗠𝗥 𝗔𝗡𝗗 𝗟𝗢𝗩𝗘


酷暑实在是炎热难忍,什么事不做衣服都能湿透,养恩他们天天抱怨着说热想要去游泳,前几天看电视广告说水上乐园门票降价中,正好Sean放假便想着几个人一起去玩玩,夏天当然是要泡泡水才算圆满啊。


衣柜里的泳衣早已缩水了不知道多少根本穿不下,只好重新购买,上一次游泳好像在…7年前?记不清了,手机上款式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太多看的天养生头疼,无奈的将手机扔给Sean让他帮忙着买,他有些疑惑的看向天养生,似乎在思考为什么这个嫌弃万物的家伙突然要去水上乐园。


天养生总觉大脑昏昏沉沉,闭上双眼倒进柔软床单中,只留下Sean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手机挑挑拣拣下单,不怪他嗜睡,炎热的天气实在是让人懒洋洋毫无动力。


恍惚间几天就过去了,快递正好早了两天到,背包被塞的满满当当然后扔给Sean和养义,天养生则负责开车,今天是个大晴天,养恩难掩激动扒着前座感叹,“哥,你看这天空像不像我们之前去日本那样的?好美,像油画”


养志也很兴奋,拉着养义的手晃个不停,身后好似有尾巴在狂甩,毕竟是第一次去乐园玩而不是杀人,好似第一次出远门的puppy,对未来充满期待,养义安静坐在后排靠着车窗往外望,其实他也是有点兴奋的,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展现出太多来。Sean被吵的头疼只好戴上耳机,时不时嚷嚷几句“Calm down,I'm on the phone okay?”


乐园离家倒不算远,没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天养生刚下车就被拽了回来下意识一个手刀往后劈,随之响起的是Sean略带痛苦的呻吟声,天养生皱眉回头上下打量他几眼开口,“拽我干什么?”“涂防晒霜啊,这么晒的天你想破皮?”


天养生一头雾水顺着他目光看向他手心白乎乎的液体惊恐边摇头边后退,他绝不允许这种黏糊的东西涂到自己身上!!可是事实是Sean力气实在是大,大到连他天养生都挣脱不了,全身上下被摸了遍还要听他嘲笑。


“抖的跟个小兔子一样,天养生!Fine,我不涂,挨晒去吧。What a pity,可惜了你那么白的皮肤”


天养生结结实实翻了个白眼给他,伸手扯过包塞他怀里示意人拎着跟上,养恩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出门前就捣腾了很久,不过还得感谢Sean这个家伙的身份证,否则还没进去呢检票的时候就要被抓起来。


付好押金领到储物柜手牌便分头行动,天养生在B0211,其他人要么在A要么在C,临分别Sean把背包递给天养生时笑的怪欠揍,说是里面有小惊喜他绝对会喜欢的,能喜欢才奇怪了…不由得这样想到。


拉开拉链拿出泳衣的那一刻彻底傻眼,因为泳衣是Sean挑Sean拆快递Sean扔洗衣机的,天养生全程没看过衣服一眼,所以当印有一堆小兔子的泳裤映入他眼帘时整个身子形成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僵直,好似连周围色彩都褪去变成黑白。


可是也没其他东西穿了,天养生犹豫了至少半个小时并狠狠砸了一拳背包后才黑着脸换上了小兔子泳裤,愤愤甩着关上储物柜的门,其他游客被巨响吓的一哆嗦纷纷寻找声音的来源,总觉有人在看他天养生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些,攥着票遗憾离场(划掉)匆匆离去


养恩看到自己这身装扮时也没多惊讶,毕竟Sean的恶趣味她也有所见证,养志则一副忍笑忍的难受的模样,脸憋的涨红,养义轻咳几声捂住养志的嘴脸也有些红润偏头不敢多看,罪魁祸首则一脸得意的揽上天养生的肩膀轻浮开口。


“How about this?喜欢吗?我就知道你很适合这个,我的眼光不错吧,生。”

“把你的爪子从我肩膀上拿下去”

“No————”


天养生不是很想在公众场合打架只好硬生生搬开他手牵着养恩和养义愤愤往里走,可怜的养志落单了但他并不是很在乎,屁颠屁颠的追了上来,Sean一副悠闲模样,慢慢悠悠的在后头跟着。


虽然天养生对这些水上项目都不太感兴趣,吓不着,不刺激,只有被淋湿的份儿,但是耐不住弟弟妹妹们的热情,天养生被带着去玩了大喇叭,排队也没等多久,毕竟Sean花了大价钱买了贵宾速通票,在这点上他倒是细心。


天养生坐上皮艇的第一秒就后悔了,高速的水流撞的他想吐,几次冲击和飞速滑行转圈过后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或许他们这组实在冷静的太过不寻常,和身后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格格不入。


“呃…是不是,因为我们坐的时间太短了?没感觉到刺激?”


养恩有些不确定的尴尬笑笑,但也没多说什么,挽着天养生的胳膊朝下一个项目进发了,Sean也悄摸跟了上来,说真的,他身上好热,贴着实在受不了。


天养生皱眉用手臂抵着他往外推,没想到他贴的更紧,美名其曰腿软了要靠着。下一个项目速度更加快了些,可还是坐着皮艇在通道里滑来滑去实在无聊,还不如之前跳伞失重感来的强呢…


弟弟妹妹开心了就好,天养生想到。


在流转了几个项目后养志第一个投了降,嚷嚷着说实在受不了然后便随意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然后被烫的嗷嗷乱叫,笨蛋,在太阳底下晒了这么久能不烫,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太阳确实是太好了,照射在身上的温度有些过头,Sean抱怨说这样绝对又要黑一个度,小麦色也不带这样小麦的,要变黑米了。


周围瞬间怨气连天天养生只好带着他们找个有阴影的地方休息,Sean鬼鬼祟祟的凑过来和自己咬耳朵,气息喷洒在耳旁天养生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刻意拉开些距离听他说话。


“诶,生,今天是你们中国的七夕节,没有点表示吗”


七夕啊…天养生真的实在是太少过节日了,都忘记了有这个东西的存在,看着他当机Sean也早就料到,顺势十指相扣就拽着天养生往喷泉广场,弟弟妹妹们还因为炎热瘫在阴影里休息丝毫没注意有两个人已经悄悄跑走。


Sean难得有些失态的激动,抱着就亲了上来,天养生大脑飞速运转只想出了些幼稚的答案,身后水柱也巧合的喷射,水珠落下一瞬间好像出现了彩虹,阳光太刺眼天养生的眼睛都有些难睁开只好微眯眼睛轻笑几声抬手掐Sean脸。


“好吧,七夕快乐,Sean,别让养恩他们等急了。”


Sean超级满意的牵手走了(并不明白为什么他非要十指相扣,好热)


最后一站是人工造浪池,借了两个双人泳圈和单人泳圈以供几个人飘在水上享受完美的下午时光,这个浪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轻飘飘的将人退出几厘米远,大浪要隔十几分钟才能来,天养生记上心头让Sean躺在了单人泳圈上。


待到大浪卷过来时,天养生伸手够到Sean然后趁着浪将他整个人掀翻报仇。


“夏天嘛,Sean,就是要透心凉才对。”


谁让他买小兔子泳裤呢,活该。


*补充,Sean(王肖恩),安志杰在逆战中的反派角色,特警(黑警)

丧心病狂的铜仁女开始用棉娃演起了流浪地球小剧场,想搞个纸板67